繁體小說網
  1. 繁體小說網
  2. 其他小說
  3. 綉山河(重生)
  4. 18. 舊事
設定

18. 舊事

天才一秒記住【繁體小說網】地址:ftxs.net

「謝姑娘……謝姑娘……」

一聲聲急切的呼喚遙遠又有些微弱,思安艱難地想分辨出聲音的來處,可耳邊一時是臨死前頭痛欲裂的嗡嗡聲,一時是賀飛卿粗重的喘息和斷續的淫語,一時又是賀宓兒揮着銀鞭歇斯底里的咒罵,讓她始終聽不清辨不明。

銀鞭挾着利風一下下落在身上,落在剛被燭火燙過的傷口上,她疼得難以忍受,疼得整個身子都蜷了起來,就在這時,那張明艷至極的臉忽然靠近,對她露出一個嫵媚的笑容,接着,染着丹蔻的手猛地按在她的肩上用力一推,思安驚懼地尖叫一聲,重重從高高的樓台上滾落下去……

「!」

「謝姑娘,您總算醒了?」那急切的聲音終於清晰了。

思安大大地睜着眼,盯着精緻的床頂怔了好一會兒,才一點一點側過頭,不敢肯定似的:「香蘭?」

「是奴婢呢,」香蘭半跪在紗帳旁,一臉擔憂地用手絹輕輕擦着她的額頭,「姑娘做噩夢了?」

「……嗯。」思安的身子倏地一松,彷彿才從夢境泥沼中徹底掙脫出來,夢中無比真實的疼痛才從她身上消失。房裡還有些暗,她深吸了口氣,問道,「什麼時辰了?」

香蘭:「剛卯時呢,姑娘再睡會兒吧?」

卯時?昨夜從會仙樓回來已是亥時末,她拒絕了衞淵要請御醫診脈的好意,回到蓮閣略作清洗就躺下了,可直至四更時才朦朦朧朧地陷入夢境,也就是說她只睡了兩個時辰,可感覺卻像經歷了幾天幾夜的折磨。

思安動了動,身上明顯有些虛,且都已汗濕了,她撐着手臂坐起來,低低道:「不睡了,我想沐浴,煩你叫人備上水。」

「好呢。」香蘭連忙應了一聲,扶她靠在床頭後,出去吩咐了。

王府里事事都有準備,不消多久,香蘭便又回來了,思安下了床,隨她走進西次間,脫去半濕的白色寢衣後,先在鏡前立了片刻。

鏡中映出一個清麗女子纖長的胴體,肌膚瑩白細膩,巫峰飽滿,楚腰細柔,極為誘人,與夢裡那鞭痕斑駁、滿是燙傷割傷的醜陋身體判若雲泥。

思安垂下眸子,跨進浴桶中,讓暖熱的水流溫柔地包裹住自己。

香蘭邊為她洗着一頭烏髮,邊又擔心地詢問起來,她隨意應了幾句,便安靜下來,輕輕將手按在了胸口。自重生以來,她一直克制着自己不去回想前世的事,強迫自己只往前看,她以為自己快要做到了,可卻不想,昨夜不過是和賀家兄妹打了個照面,就將這種幻覺輕鬆擊碎,就讓她像剛活過來時那樣噩夢連連。

不過,也好,這段時日,尤其是回京後這幾天與衞淵的相處,已讓她隱隱有些不舍與不忍,甚至還隱隱有了一絲妄想——妄想她也許可以改變這一世的形勢走向,昨夜的事卻及時驚醒了她。

思安想到兩年後賀家愈發煊赫的權勢和端王楊景的陰險狡詐,想到衞淵與賀宓兒大婚時的盛況,想到賀宓兒的狠毒與瘋狂,以及,賀飛卿對她的背叛與覬覦,這一件件哪是她能輕易改變的呢?如果衞淵像前世那樣信任她,或許還有一線希望,可此時的衞淵只會更相信他的端王哥哥。

她閉了閉眼,以衞淵的能力和手腕,沒有她,一樣可以扭轉乾坤的,也許會多費些時間,多忍受一些孤獨,可總好過,她再死一次。

只是,衞瑤的事怎麼辦呢?她實在不忍心看衞瑤和高昱就這麼在五個月後相繼離去……

「謝姑娘?」香蘭喚了一聲。

思安回過神,壓下心中的矛盾,從水裡站起來,擦乾了身體和長發,換上一身素色長裙,坐到菱花鏡前。

這時天色已經大亮,她一眼看見了昨天回來後隨手放在梳妝台上的彩金泥偶,燈市上那些執着荷葉學磨喝樂的可愛孩童一下浮現在腦海里,思安驀地想起自己和衞淵的兩個孩子,心臟一陣絞痛,比那夢裡還要痛百倍千倍。

她定定坐着,也許衞瑤的事是她想多了吧,也許衞瑤本來就有隱疾,她又不是神醫,又怎麼可能改變衞瑤的命數呢?

「香蘭,」她握緊了手裡的磨喝樂泥偶,突然喚道,「王爺上午在府里么?」

香蘭原就是在衞淵的瞻遠堂伺候的,聽她如此問,便自信回答:「謝姑娘,今日休沐,依王爺的習慣,卯時正起床,辰時前練完一套槍法或者劍術,然後就該去書房處理事務或者練練字什麼的,這大熱天的沒有宴請的話一般不會出門。」

「好,」思安站起身來,「用完早膳,你帶我去書房吧。」

香蘭有些驚訝,但馬上又高興起來:「好哩,謝姑娘!」

在小花廳食不知味地喝了些粥,思安任香蘭將一頭青絲仔細綰好,便裝作不認識路的樣子,跟着她往書房去。

王府內書房離蓮閣不算遠,二人行了一盞茶就到了。

房門未關,衞淵正在案前提筆寫字,因在自己府中,他只隨意穿了一身淺雲色錦袍,卻絲毫不減風度俊美,只是戰場上那種肅殺之氣已幾乎看不出來。他聽見動靜抬了抬眼,神色似乎有些驚喜,放下了筆先道:「怎麼這時候過來了?進來吧。」

思安定了定神,抬步跨進房內,還未等她行禮,衞淵便從案後繞出來又問道:「昨夜休息得如何?頭還暈嗎?」

「不暈了,多謝王爺關心。」

「總是這麼客氣做什麼,若暑氣還犯,就找御醫再給你開幾副葯。」衞淵眉目間一片清朗,笑着說完後,遲疑了片刻,試探道,「你之前是不是在哪兒見過賀家兄妹?」

思安抿了抿唇,衞淵的直覺太敏銳,也不知他是如何察覺的,可惜這件事他不可能找到任何破綻:「王爺這話問得未免有些奇怪,您在隰川時不就查過我的事么,去晉州之前,我一直在臨安,怎麼可能見過賀公子和賀姑娘?更何況我與他們身份懸殊,若不是王爺的關係,即便在京城,恐怕也沒有機會見到他們。」

「也是,」衞淵眉心微皺了一下,但只一瞬又舒展開,「你這時來找我,可是有事?」

「是,」思安慢慢說道,「我過來,是想請教王爺一件事。」

「什麼?」衞淵好奇道。

更多內容加載中...請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機瀏覽器訪問,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節內容加載失敗,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暢讀模式、小說模式,以及關閉廣告屏蔽功能,或複製網址到其他瀏覽器閱讀!

小說推薦:《大魔王,小狂妃!》《夢裡夢外》《神女賦》《我的帝國征服》《酥酥

《綉山河(重生)》轉載請註明來源:繁體小說網ftxs.net,若瀏覽器顯示沒有新章節了,請嘗試點擊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單,退出閱讀模式即可,謝謝!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
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