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說網
  1. 繁體小說網
  2. 其他小說
  3. 斗芳菲
  4. 13. 宴會風波
設定

13. 宴會風波

天才一秒記住【繁體小說網】地址:ftxs.net

沈瑛萬沒料到這場晚宴會如此熱鬧。蕭景昀這號人物留下了且不說,裴澈不多時竟也驅車趕來了,當然,他真的是為她舅父來的。

她舅父是今日一早進的府,稍晚些她出府的時間,因此未打上照面。不過她也知她舅父要來,還會帶上自己的表姊,只是不知是今日,若是早些,她還可以帶上她表姊去趙府和各位阿姊們認識一下。

說起她這表姊,沈瑛多有憐惜。明明是個伶俐的女娘,卻過得不甚好,只因她阿母早逝,繼母待她不好。沈瑛的舅父不似她母親是個耳根子極軟的人,他的續弦卻是個極其善於偽裝,外表柔弱實際內在極其強勢之人。

這個女人手段之厲害,連她阿母這麼強的人都吃過她的虧。別提一個小小女娘在她手上要怎麼過活了。

小的時候,每每表姊來府時人都是蔫蔫的,白日里不敢與人說話,夜裡翻來覆去地喊疼。沈母察她身上也看不出傷口,請了大夫來才知是內傷,且是常年累月積下的。對一個不到十歲的女娘這般折磨,到底是多麼狠毒的心腸?沈母心疼壞了,也氣壞了,好多次都想去質問她,卻被大母拉住了,她大母道:「你能幫她出頭一次?可能次次都替她出頭?若是不然,她只能更受苦楚。」

沈母想也是,可她看見自己侄女被這般對待如何能冷靜,便想去告訴她哥哥,讓他休了這毒婦。

大母只道她還是太年輕,他哥哥若是想休她會待到這時?若不想休她,無論沈母怎麼說都沒用。且他們一家天天在一處,他能看不到女兒的變化?他能不清楚續弦的為人?這世間的男子非是個個都如沈父一般心疼孩子的,總有一些男子是只顧得自己過得好不好,不管他人死活的,孩子如何?又不是他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他能感同身受多少?

大母告訴沈母:「送孩子回去之時多備些好禮,多說些好話,多讚許她把孩子養的好,多體諒她養孩子不容易,趁機同她約定,每年孩子接過來住一段時間,替她分分擔子。」

沈母照着做了,果不其然,孩子受傷也少了,性子也好多了。只是,沈母要忍着噁心與其書信來往,虛以委蛇。

幼時的沈瑛只道表姊經常來陪她玩,她非常開心,她並不明白表姊為何先是怕生,又為何性子變得越來越開朗,而後又變的極其陰鬱。

後來,大概有五年的時間,她表姊都沒再來過,她阿母也不在與舅父續弦書信來往。直至前些日子,舅父在書信上說他續弦生病去了,且他要務繁忙,而表姊及笄後在揚州一直尋不到好的婆家,便想送表姊來京過一段時日,讓沈母幫她挑一個好人家。

沈母雖是看不上他這哥哥,但也心疼侄女,便應允了。

...

沈瑛甫一擺脫父母視線,匆匆地換了身衣服就趕去表姊的屋子。她表姊的屋子就設在她閑雲閣的不遠處,是轉為她備的,所以這些年都是空置的。從前這屋子並無雅稱,後來沈瑛識字了,為自己屋子題了個「閑雲」,還不忘給她這屋子題為「晴光」。許是,她愈大了,漸漸能懂得表姊的不易,並希望她以後的征途都能晴光萬里吧。

「表姊!」

「媤媤!」

五年未見的姊妹二人深深地抱在一起。

沈瑛其實很想問她近來可好,可又怕觸及她的痛楚,只好無聲地抱住她,倒是穆婉先問了她:「媤媤,好久不見,你過得好嗎?」

沈瑛緩緩地鬆開了她,漾起笑容道:「我挺好的,除了偶爾要挨打外。」

穆婉掩着鼻子笑道:「看來你還是和小時候一樣調皮。」她又上下將沈瑛打量了一邊,「倒是越來越漂亮了。」

沈瑛也將她全身打量了一遍,道:「那我還是比不上表姊,不像表姊小時候就是美人胚子,長大後更是大美人!」

她這話說得不假,她從小到大見過不少美貌的世家女,要論驚艷的有且兩人,文慧公主和表姊穆婉。穆舅父雖是長得一般,可他的第一任夫人,也就是穆婉的阿母,她可是十成十的美人,而穆婉比之她阿母,有過之而不及,更是遺傳了穆家人的高挑身材,真真是明艷動人。若說文慧公主是矜貴的牡丹,那她表姊則是艷麗的杜鵑。

穆婉捏了捏她的小臉,「嘴巴也越來越甜了。」

沈瑛賣乖道:「我說得可都是實話。」

「我說兩位美人互相吹噓夠了么?夠了的話便隨我前去宴堂吧。」來人正是他阿兄沈琦,他拱手朝着穆婉行禮,「問表姊好。」

穆婉也朝她還了禮,沈瑛則上前扯了扯她阿兄的袖子,小聲問:「我可以不去嗎?」

沈琦手指搖了搖,「不可,舅父點名叫你前去。」

沈瑛又問:「那宴上何人?」

沈琦道:「除去倆外人,都是自家人。」

沈瑛白了他一眼,意為:你說話怎麼這麼墨跡,「除了蕭將軍,還有一人是誰?」

更多內容加載中...請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機瀏覽器訪問,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節內容加載失敗,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暢讀模式、小說模式,以及關閉廣告屏蔽功能,或複製網址到其他瀏覽器閱讀!

《斗芳菲》轉載請註明來源:繁體小說網ftxs.net,若瀏覽器顯示沒有新章節了,請嘗試點擊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單,退出閱讀模式即可,謝謝!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
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