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說網
  1. 繁體小說網
  2. 其他小說
  3. 江國正清秋
  4. 117.第三十章 試看吳鈎
設定

117.第三十章 試看吳鈎

《江國正清秋》轉載請註明來源:繁體小說網ftxs.net

成玄策陷入了抉擇的難題。

御案上放着兩本奏疏,一本來自軒平,勸他聯長楊攻昭國;另一本來自鍾離煜,勸他出奇兵打容國。一個苦口婆心,披肝瀝膽,極言昭國威脅之大;另一個條分縷析,言辭鑿鑿,力陳取地利益之穩。錢到用時方恨少,成玄策苦於財用不能同時支撐兩路大軍,左右為難不已。他為難了幾天,最後認為解鈴還須繫鈴人,將兩人一起召到面前,讓他倆交換摺子互看。

鍾離煜捧着軒平的奏摺,臉上故作驚訝,心裏早有準備。事實上,如果不是得知軒平上了那樣一封奏疏,他本來不打算幫北桓打容國的主意。

軒平看明白鍾離煜的奏摺,則氣不打一處來。

他在心裏斷定,此人別有居心,謀攻容國是假,要壞他的事才是真。然而這麼長時間以來,經過多次交鋒,軒平早已沉下了性子,當下並不發作,只是掃了鍾離煜一眼,便合上了奏摺。

「謀取容國固然有眼前之利,可心腹大患不除,縱得一時之利,又豈能保得長久?昭國君臣勵精圖治,國風日漸昌明,幸而良將尚乏,兵力未強,若不儘早破之,將來天下必為彼國所有,王上安得一席之地?」

他話音剛落,鍾離煜一笑開口。

「軒大人憂國憂君,其心可嘉,可惜見事有所偏頗。凡取敵之道,謀其始動,而避其已成。如軒大人所言,昭國風氣日漸昌明,這是已成之功、已治之國,強取定然徒勞,必得待機方可。容國思變圖強,尚在起始階段,內弊還未除盡,人心存疑不安,這是可趁之機。王上若不早下決斷,時日一長,容國變革已成,豈不又成了另一個心腹之患?」

軒平回他一笑,卻是皮笑肉不笑。

「鍾離先生恐怕也是一葉障目。容國變革由王肅主導,而非容王。容王昏暗,忌王肅賢名已久。依我看,容國變法必不能成,遑論成為心腹之患?昭國則不同。昭國女王愛重上官陵等賢臣,所有良策皆欣然納之,君臣密合無間、親如一體,假以時日,必能成就不世之功。此兩國不可同日而語,鍾離先生混淆其理,可謂糊塗!」

鍾離煜心下暗嘆,此子眼光實可讚賞,然而自己肩負使命,不得不充當一回蔽月陰雲。

「軒大人僅憑個人臆測,就篤定容國變法不能成,實有輕敵之嫌。王肅乃天下賢士,容王再怎麼疑忌,多年來也不曾斥退他,一直委以首輔重任。可見王肅立身有道,而容王雖昏,對自己的王叔也足夠信任。容王畢竟身為一國之主,為了大局未必會那般不知輕重,容國變法也未必不成。何況我勸王上取容國,乃是深思熟慮,有萬全之計。軒大人要攻昭國,可有必勝的把握?」

軒平並非盲目自大之輩,事實擺在那裡,他當然不可能輕言必勝。

「捨棄必得之利,而攻有備之國,在下竊以為不智。」

鍾離煜輕輕撂下一句,目光轉向桓王,成竹在胸的自信:「君人者有道,霸王者有時。如今容國雖有振作之志,但為亂局所困,尚且疲弱;而王上整頓朝政已有成效,兵精糧足,戰之必勝。這是天賜王上時運,不可輕棄啊!」

《列國志·北桓志》:己酉年秋,鍾離煜請伐容國,王許之,使謝璇引兵三十萬擊婁關,容王使文憶年拒敵。憶年觀謝璇軍容嚴整,遂令堅壁清野,閉關自守。

霜風厲厲,九月授衣。

文憶年在關樓上眺望遠景,忽聽身後有人健步而來,回頭一看,少年的身影從羽旗後閃出。

「阿客?你不是去後山打獵?這麼快就回來了?」

自從拜文憶年為師,阿客在文家待的時間比在王叔府還多,王肅有時開玩笑叫他乾脆搬去將軍府,實際對他的勤勉頗為欣慰。這次文憶年奉命守關,王肅便把阿客也派了過來,給他充當近衞,也算是歷練。阿客本來志不在文墨,對此機會求之不得,文憶年下令暫不出戰,他總難按捺施展之心,便常以打獵為名,在附近探聽敵情。

少年挎着長弓走近,眼裡閃爍着興奮的神采。

「師父,我告訴你一件事。」

「什麼?」

「我剛在後山,碰見了熟人。」

更多內容加載中...請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機瀏覽器訪問,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節內容加載失敗,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暢讀模式、小說模式,以及關閉廣告屏蔽功能,或複製網址到其他瀏覽器閱讀!

風竹月夜提示您:看後求收藏(繁體小說網ftx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若瀏覽器顯示沒有新章節了,請嘗試點擊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單,退出閱讀模式即可,謝謝!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
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