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說網
  1. 繁體小說網
  2. 其他小說
  3. 反派肆無忌憚[快穿]
  4. 41. 等待
設定

41. 等待

深海游魚提示您:看後求收藏(繁體小說網ftx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小雨逐漸變大,隨後閃起了閃電。

灰黑色的濃霧在夜晚消弭不散,閃電也只能略微的穿透霧層,白光閃進屋子,楚時煦微微眯眼,看見了屋子內全部的布置。

四個字,亂七八糟。

不管是客廳還是卧室,啤酒瓶滾的到處都是。床底塞着一堆臭烘烘的襪子,上衣褲子扔的滿地都是,書桌上的灰塵也激了厚厚一層,四處都散發著一股氤氳起來的苦臭味。

——那像是因為太久沒有開啟空氣凈化器,霧氣和屋內的潮氣結合散發出來的味道。

怎麼看,都不像是安允南這種跟上市公司老總談戀愛的人該住的地方。

楚時煦對安家有所了解,霧氣污染影響了一切實體行業,這家老牌實體企業自然首當其衝。四年前他們就想加入毒霧科技領域,為此找上了楚家。

楚父楚母因為背地裡是跟政府合作的緣故,不能貿然接受外界企業企圖『分一杯羹』的請求,即便安家願意用自家的實體換這個機會。

隨後安家自己組建了研究院,就跟市面上那些中小公司一樣——安允南就是其中的一名普通研究員。安家人數眾多,親戚關係錯綜複雜,又是百年世家,因此極其看重『正統血脈』,安允南一個私生子自然是上不了檯面——他的母親不過是安父的第n房姨太太。

楚時煦不知道安允南在當私生子的這些年裡究竟遭遇了多少惡意,才會讓他心理變得如此扭曲,甚至敢和賀禮一起算計楚家。當年知道消息,狂奔向楚家公司的他只看見了那一場自焚的大火。

而賀禮和安允南都在現場。

賀禮是厭棄的望着他,而安允南則露出了完美的笑容。

沒錯——笑容。

那甜蜜的、惡毒的、燃燒着淋漓鮮血的笑意,成了楚時煦在牢獄中揮之不去的噩夢。每每從夢中驚醒,他都恨不得生啖其肉,生挖其骨,為此楚時煦才拼了命的減刑,成功在今年出獄。

想到虞南剛才的表現,楚時煦更加肯定安允南是一個極其擅長表演的小人,為了錢不擇手段,而賀禮蛇鼠一窩,為了防着他的報復,甚至私下裡學了些格鬥技術,然而這一個月以來,他從來沒發現他有過任何訓練。

防盜門喀拉一聲開了,虞南提着晚間超市的菜回來了,因為雨越下越大,他那一柄小傘已經沒有作用,身上還是澆了個濕透。

他的膚色極其的白,襯衣緊貼在身上,更是勾勒出瘦削的身形,虞南摘下防護眼鏡,一雙桃花眼冷冷的掃視過來,戴着口罩的臉看起來極其的富有神秘感,讓人忍不住的去挖掘、去探索那背後的面容。

見楚時煦還規規矩矩的被綁在床柱上,虞南微不可查的挑了挑眉:「竟然沒逃跑。」

楚時煦以為虞南出門是打算把他丟在這裏自生自滅——畢竟這片區域已經屬於首都的下城區,這條便宜的、骯髒的街道很少有人經過——然而他沒有想到,虞南回來了,甚至還拿回來了一袋蔬菜,在廚房裡研究了一下電燃氣後,就開始做飯。

這個世界的科技水平已經發展的蠻高了,至少虞南發現這個燃氣造竟然需要屋主的身份識別才能啟動。

安允南的身份信息就顯示在了燃氣灶的液晶屏上,租住時間達到了驚人的四年。

虞南不會做飯,只好將就着隨便炒了點兒菜,隨後在冰箱裡拿出了唯一的一包挂面,煮熟後用菜隨便一拌,一碗冒着熱氣的麵條就做好了。

原身已經快三天沒吃飯了,虞南現在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在防備楚時煦偷襲時就因為劇烈運動卻餓着肚子,胃部一陣一陣的發疼,現在終於有東西吃,他終於鬆了一口氣。

見卧室里的主角還渾身濕透的望着這邊,又凶又俊的臉上滿是警惕和仇恨,但目光又不免多次放在他碗里的麵條上,虞南嗤笑一聲,將剩下的菜和面也給楚時煦拌了一碗。

他把飯放到楚時煦的面前,但是對方卻沒有動的意思,反而冷冷的看着他。

「我忘了,你手被綁着,沒法吃飯。」虞南露出一個理解的表情,隨即拿了個凳子支在他面前,將碗放在了上面。

「那你就直接埋頭吸溜吧,我可不會喂你吃飯。」

虞南罕見的露出了一個陰謀得逞的笑,隨後轉身去吃自己的飯,並沒有管身後楚時煦臉上陰沉的表情。

他肯定是不會吃的,就算吃,也不會用低頭啃碗——那麼侮辱人的方式吃。

只有被養殖的動物才會被人定時定點的在槽里投餵食物,然後它們再把頭埋進飯食里,不顧形象的開懷大吃。

虞南很明顯在譏諷他現在的處境,而楚時煦也很痛快的沒有低頭,只是冷冷的盯着客廳里的虞南,想看他還能弄多少花招出來。

他承認對方確實長得不錯,所以因為害怕整出一個親吻他的『美人計』也屬正常。雖然異想天開了點兒,但也算是在楚時煦的理解範圍。

但是接下來虞南的舉動就讓他很難理解了——他在吃完飯後正常洗了碗,研究了一會那台破舊的老電視,甚至還怕楚時煦冷,給他翻出了一條毛毯,一副『你別發燒死在我家』的神情,隨後就在沙發上沉沉睡去,一動不動。

沒有報警、沒有傷害、甚至沒有更多的言語攻擊。

面前凳子上的那碗麵條已經徹底涼了,溫騰的熱氣全部散去,只餘下冰冷的陀感。

楚時煦雙臂一動,捆住他的尼龍繩順勢皸裂,全部散落在了地上。

他穿着不起眼的黑色外套,就是為了掩蓋袖子里藏着的刀。

因為多年前家破人亡,父母雙亡的心理陰影,楚時煦的失眠非常嚴重,而牢獄之中又有很多『欺負新來的』潛性規則。四年前他剛進監獄時,費勁心思走私了一把刀在身上,每天晚上只有帶着這刀才能安然入睡。

更多內容加載中...請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機瀏覽器訪問,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節內容加載失敗,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暢讀模式、小說模式,以及關閉廣告屏蔽功能,或複製網址到其他瀏覽器閱讀!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
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