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說網
  1. 繁體小說網
  2. 其他小說
  3. 快穿之她總是被強攻
  4. 41. 它是他
設定

41. 它是他

花間柞提示您:看後求收藏(繁體小說網ftx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宋悅背着個包,神情疲憊地走在下班的路上,來這個世界就是上班的吧?每天看稿篩選文章,累死她了,宋悅現在只想趕緊回到家裡躺一會兒。

「哎!我的包!」

「有小偷啊!前面那個人是小偷!」

宋悅掛在肩包上的包被一陣大力拉扯,鏈條從她手中脫落,小偷拿到她包後就跑。

那包幾十塊不值錢,包里其他小東西如紙巾、潤唇膏、髮際線散粉什麼的丟了也就丟了,關鍵是有她的手機和信用卡,手機裏面的私人信息有多重要不言而喻,那信用卡為了方便她還開通了免密支付!

這要是被別人拿走亂刷了,那就是在她每月不多的工資上雪上加霜啊!

宋悅為了通勤舒適,穿的尖頭平底鞋,走路還可以,但根本就不好跑,眼看小偷的身影離她越來越遠,她只能邊跑邊喊,寄希望於出來一個好心人能幫她一下。

可能是她心底的訴求真的被神明聽到了,下一刻宋悅只感覺身旁吹過一陣強風,有什麼黑影一閃而過,那小偷已經躺在地上嗷嗷叫了。

宋悅都感覺自己剛剛是不是出現了幻覺,明明前面寬闊的大馬路上除了正在奔逃的小偷,是沒有其他人的,結果下一刻卻出現一個人將小偷緊緊壓在身下,這時間前後連二秒都沒有吧?

已經深冬了,那人留着很長的頭髮,身上一件破舊的polo衫,一隻手從衣服腋下的洞里穿過,露出小麥色的有力臂膀,沒有褲子只有草裙,腳上連雙鞋都沒有。

「哎喲,哎呦,疼疼疼!好漢饒命,我也是被逼無奈才行竊的,你就看在我第一次、還沒有得逞的份上,就饒了我吧。」

他用手握了一下小偷的手腕,小偷就在他身下發出慘痛的叫聲,鬆開了手。

將包從小偷手上拿到後,他湊近聞了聞,而後朝宋悅走來,也不管小偷起身在他身後罵了句「多管閑事」後撒丫子跑了。

他看起來真的很像一個流浪漢,但是一八幾的身高,肌肉分明、線條勻稱,那露出的手臂和大腿無一不展示着他是多麼地健壯有力。

如果不是在深冬的大街上,宋悅甚至都會以為是一個健美教練在cos乞丐呢。

來到宋悅面前的他更有壓迫感,彰顯着男性特有的氣息和力量,宋悅都不敢抬頭看他了。

現在宋悅覺得,比起眼前這個壓迫感十足的男人,她更願意麵對剛剛狡猾奸詐的小偷。

他低頭聞了聞宋悅身上的氣息,確認這包是宋悅的之後,將包包放在宋悅面前,就走了。

宋悅閉着眼,都以為接下來要面對的是流浪漢要求的巨額回報了,結果眼前的陰影消失,睜眼一瞧,他已經走到對面巷子里去了。

猶豫了一下要不要追上去給他點錢,畢竟他看起來確實很窘迫,但那巷子太深了,剛剛遭遇搶劫,心有餘悸的宋悅害怕這種長長窄窄的黑巷子,還是提起包趕快回了家。

直到沐浴出來,通身被熱水澆灌後的舒適讓宋悅終於回過神來。

這次的她是一個父母離婚後再婚,她誰也不沾、兩邊都被嫌多餘的人。

在宋悅十三歲時,宋父宋母感情破裂,雙雙出軌離了婚。離婚後,宋悅就和父母失去了聯繫,他們不再管她一分一毫。

不過宋父宋母在離婚時還算做了一回人,但也可能是不想再拉扯房子的事情和孩子的養育問題,直接將結婚時買的房子過戶給了宋悅,讓她自己一個人過。

所以宋悅在這個城市雖然孤單沒有親人,但是是有房一族!

這些年在社區和學校的幫助下,用助學貸款,她也讀完了大學,熬了出來。現在在一家雜誌社編輯部做編輯,每天就是審稿看稿。

宋悅現在很累,這編輯就不是人做的,時時刻刻都有人聯繫,什麼這個作者要改稿啊?那個作者申請改筆名啊?來電諮詢稿件情況啊?萌新小白作者的簽約啊……

總之事兒一大堆,沒完沒了,錢嘛,勉勉強強,只夠養活她自己。

這次系統給的關鍵詞是「保護它」,宋悅擦亮眼睛看了幾遍確認自己沒有看錯,是「保護它」,非人的那個它。

但就目前而言,宋悅一不養寵物,二不養植物,家裡最大的活物就是她自己了,如果硬要找,大概只有哪個角落裡隱藏的蟑螂了吧。

宋悅實在想不到那個「它」是指什麼東西,也沒有任何頭緒,她現在只能寄希望於以後了,如果真的是那份緣,早晚會產生交集。

用電腦處理稿件到半夜十二點,一看工作進度,還有五分之一沒有看完呢。明天是周末,宋悅不想影響到周末的個人時間,那是她內心最後的凈土。

宋悅拿起鑰匙出門,打算買杯咖啡,再買點吃的,熬戰到最後,然後明天周末,美美睡上一整天。

樓下就是二十四小時便利店,裏面依稀有幾個客人,宋悅又看到了他,那個傍晚幫她搶回包包的男子。

宋悅拿了一杯咖啡和兩個飯糰去結賬,前面兩個人,宋悅剛好排在他後面。

等到他的時候:

更多內容加載中...請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機瀏覽器訪問,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節內容加載失敗,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暢讀模式、小說模式,以及關閉廣告屏蔽功能,或複製網址到其他瀏覽器閱讀!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
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