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說網
  1. 繁體小說網
  2. 其他小說
  3. 男人與狗應有盡有
  4. 71. 第 71 章
設定

71. 第 71 章

杳如年提示您:看後求收藏(繁體小說網ftx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天快亮了。」

虛靜見初白還沒有蘇醒的跡象,而坐在一旁的劉硯辭如老僧入定一般依舊沒有動彈,崑崙鏡也沒有再次被打開的徵兆,他不免有些心急沉不住氣,「師叔到底能不能行?」

虛疑看了一眼焦急的虛靜,又閉上眼睛道,「師兄,稍安勿躁。」

虛靜雖比虛疑入門早資格老,但他卻沒有虛疑那樣沉穩,他坐在劉硯辭身旁,又如同座椅燙屁股似地站起身來,「稍安勿躁稍安勿躁,你一天到晚就知道和我說這四個字,我也想稍安勿躁,可是現在情況不允許啊,再過半個小時天就亮了,現在這時段是最黑暗的時刻,若是師叔再不出來,我擔心他有危險。」

「可是我們現在除了等沒有其他法子,師兄,我們還是再等等吧。」

虛靜當然知道現在只有等這一個法子,但他的心不定,終究是難成大氣。,「師叔這才剛剛答應繼任掌門之位,現如今就深入險境,我擔心他……」

虛疑說道,「你也別急,師叔總比我倆強,他肯定有辦法的,我們倆如今也幫不上忙,不如養精蓄銳做足準備。」

虛靜小聲嘀咕一句,「你都沒見過他怎麼就知道他有辦法?」

虛疑一愣,笑道,「我沒見過他,可聽過他不少傳說,說句不自量力的話,我真的希望他能是我師父,只可惜……前任掌門的死我也要負一半責任,他記恨我也是應該。」

虛靜見師弟沮喪地垂下腦袋,連忙安慰道,「虛疑,你也不要這麼想,是我害死了我師父,這不怪你。師叔只是對師父的死過於傷心所以才會牽扯到你。」

虛疑說道,「掌門情深義重我理解,說實話我真羨慕你,師兄,你的師父是前任掌門,等掌門繼任之後你是雲鶴派資格最老的師兄了。」

「你啊可別這麼想,硯辭師叔從小就是少年天才道士,總有一些老道士倚老賣老,他這個人最煩的就是論資排輩,你以後接觸他就了解了,他最是看實力,只要你通過他的考核,你就能得到他的指點。」

「真的嗎?我真的能讓掌門指點我?掌門真的能不計前嫌?」

「硯辭師叔他就是嘴硬心軟,這次你跟我一起下山,他也沒有阻止,說明他已經寬宥你了。」

「嗯,但願如此。」虛疑看着劉硯辭的真身,「天就快亮了,掌門很快就能出來,我們專註護他。」

「是……誰!」

一個黑影一閃而過,虛疑立刻警覺地站起來,「師兄,你剛剛有沒有看到什麼東西飄過?」

「什麼東西?我沒看見,你會不會眼花?」

虛疑果斷地說道,「不會。而且……」他深吸一口氣,「空氣中有一股難聞的氣味。」

虛靜也對着空氣輕嗅幾口,「你怎麼像師叔那樣疑神疑……是誰?」

這回虛靜也的確看見一個黑影,他一個閃身跟在黑影身後,那個黑影竄得很快,快到出現在病房的每個角落,可虛靜每次快要捉住時又悄然不見,好像是在和虛靜虛疑師兄弟玩貓捉老鼠的遊戲。

幾個回合下來,虛靜虛疑也有些跟不住,他們的氣息喘得厲害,「站住!」

那個黑影發出尖銳的笑聲,「想要抓住我,你倆的道行還是淺了點。」

被這話一激,虛靜有些沉不住氣,加快移形換影的步伐想要追上黑影,反而打亂他的氣息,黑影一伸腿絆倒他。

「師兄,當心。」

幸虧虛靜一把拉住他,不然他就摔了個狗吃屎,可這也給黑影有了可乘之機,他忽地站在劉硯辭面前閃現原型,「劉硯辭,你也有犯在我手上的一天?」

「你幹什麼?」

黑影手掐住劉硯辭的脖子,尖銳的指甲嵌在他的皮肉里,黑影目露凶光看着紋絲未動的劉硯辭,「都是因為你,小白才會受這個折磨,我要殺了你。」

虛靜大喝一聲閃現到黑影前,「你這貓妖好大的膽子,竟敢謀害雲鶴派掌門,還不快退下。」

「退下?」小黑血紅的眼睛閃現出前所未有的恨意,「我殺的就是你們雲鶴派掌門。」

眼看掌門的脖子被小黑拿捏,虛疑靈機一動篤定地說道,「你殺不了他的!」

小黑手中動作一頓,似乎是在思考虛疑話中真假,「呵呵,我今天就試試,看看我們貓妖到底能不能殺了劉硯辭。」

虛疑有了喘息之機一個健步飛到小黑面前口念心訣,動作卻比小黑慢了半拍,小黑一抬手心訣率先脫口而出,虛疑整個身子飛了起來撞在牆上,跌在地上。

一口鮮血吐在地上。

虛靜揮手揚起一拳打在小黑臉上,小黑被他打得有點發懵,「你一個臭道士怎麼動起拳頭?讓你師叔知道了豈不丟了他的臉?」

「師叔告訴過我,不管是黑貓白貓,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貓,你管我是揮拳頭還是念口訣呢。」

小黑擦了擦嘴角滲出來的血,眼睛裏的凶光又多了幾分,「好,不愧是劉硯辭的徒弟,我今天就讓你們見識一下貓妖的能力。」

小黑手臂上蔓延出黑色毛髮,延展到雙肩後背甚至是脖子下巴,一股極為陰暗之氣迅速發展出來遍布整個病房,病房門上玻璃也被震碎。

虛靜和虛疑心底泛起的寒意透遍全身,他倆畢竟年輕,從未遇見過如此情況。

虛疑靠近虛靜悄悄問道,「師兄,這是怎麼回事?」

虛靜吐出來的氣都變成白色,天花板上的日光燈瞬間崩裂開,窗戶上蒙上一層白色水霧,而剛剛見太陽透出光亮的天色忽地又暗了下去。

虛靜咽了口唾沫,「反正不會是好事。」

一層一層濃密厚重的黑影順着牆角延伸出來,慢慢蔓延到初白的病房門口,如同黑色邪惡的藤蔓伸展出枝丫纏繞住虛靜虛疑的腳踝。

更多內容加載中...請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機瀏覽器訪問,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節內容加載失敗,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暢讀模式、小說模式,以及關閉廣告屏蔽功能,或複製網址到其他瀏覽器閱讀!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
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