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說網
  1. 繁體小說網
  2. 歷史小說
  3. 大明測字天師
  4. 第六百一十五章 艱難選擇
設定

第六百一十五章 艱難選擇

蕭芹看着面前的三個人,這三人或坐或立或卧,但都神情鬆弛淡然,絲毫沒有其他人面對天皇時的拘謹。蕭芹衝著最熟悉的那位點了點頭:「三休大師,你一路勞頓,未洗風塵,就被朕叫到這裏來,辛苦了。」三休淡然道:「貧僧也正好有話要對主上說。大明天師蕭風,托我給主上帶信。若是主上俯首稱臣,讓大明駐軍日本,則可免干戈。若是主上執迷不悟,對大明不敬,則身死國滅。」蕭芹毫不生氣,只是淡淡一笑:「知道了。今日朕找你們來,正是為了此事。日本進攻大明,近在眼前。此一戰是日本的生死之戰,朕需要整個日本同仇敵愾,各盡全力。你們三位都是日本傳奇高人的傳人,更是應該為日本獻出自己的力量,才對得起各位的師尊。」三休搖頭道:「我師父只是個狂僧罷了,他一輩子沒拿過刀槍,不懂打仗。我自然也不懂。」蕭芹微笑道:「這個我自然知道,我也不打算把大師用在戰爭上。不過此戰事關日本危亡,日本必須全民皆兵。現在還有一些佛門弟子,不肯加入軍隊,三休大師在佛門中德高望重,還得請大師出面說服他們。」三休默然許久:「佛門不殺生,你讓我說服他們去殺人,我做不到。」蕭芹的微笑中出現了一絲寒意:「不一定要上陣殺敵,他們可以運送糧草武器,送信救護。若是大師不能說服他們出一份力,那朕也不介意讓日本變成一個沒有佛教的國家。戰爭時期,糧食本來就短缺,養不得閑人。」三休沉默半晌,最後終於點頭:「貧僧儘力而為,還有別的事兒嗎,沒有貧僧告退了。」蕭芹目送着三休遠去,轉頭看向第二個人,此人也是個和尚,但與三休相比,眉宇間多了股漠然之氣。就好像這人世間的一切事,他都不放在心上,腦子裡想的都是很玄乎的東西一樣。「空鏡大師,久聞大師有誦經之能,不但能讓人殺心消解,也能讓人殺意更濃,此事為真嗎?」空鏡漠不關心地說道:「經文傳承幾千年,其中有多少是佛祖親傳的?其中自有魔王魚目混珠之作。便是真的佛經,也分菩薩低眉和金剛怒目,若真是心無殺念,和尚練武做什麼,又如何除魔弘法?」蕭芹點點頭:「當年空海大師弟子眾多,時至今日,得其真傳者寥寥。道鏡大師死後因有謀逆嫌疑,一身修為也鮮有人知。日本三大奇僧,你一人兼得空海和道鏡二人傳承,難能可貴。大師當為日本兵士誦經,激發他們的鬥志,讓他們成為世界上最勇猛無畏的戰士,為國盡忠。事成之後,我必以大師為日本佛教的首座,也將為道鏡大師平反,你意下如何?」蕭芹所說的日本三大奇僧,分別是空海、道鏡和一休。這三人在日本佛教總都有極高的地位。一休的傳人不多,三休就是其嫡傳弟子。空海的弟子很多,這一門異常活躍,但良莠不齊。至於道鏡,這傢伙的爭議就很大了,正史野史一大堆,也不知道孰真孰假。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是有真本事的。據說道境不但和當時的女天皇孝謙天皇傳出緋聞,甚至在女天皇人老珠黃的時候,他還想讓女天皇把皇位傳給他。這個偉大的理想,和中國的嫪毐,以及《天罡》里被修改的張五郎,基本是一個級別的,結局也一樣,失敗了。但道境的結局還是比嫪毐和張五郎都要好很多,他並沒有被殺掉,只是降級了,然後鬱鬱而終,但他的弟子被天皇家族幹掉了不少。以上傳說大部分來自野史,所以這瓜不保熟,大家看看就行,不要當成正經的歷史知識。空境點點頭,漠然起身,轉身離去,蕭芹又將目光看向最後剩下的那個人。這個人的打扮最為特殊,非僧非道,長袍高冠,面如敷粉,年齡不詳,神情平淡。相貌雖然不如蕭芹,但肯定不比蕭風差。「安倍風華,聽說你是安倍晴明唯一一個仍以安倍為姓的傳人,你為什麼不跟着大家一起改姓為土御門呢?」安培風華淡然一笑:「土御門是賜姓,我是私生子,他們不願意承認,我也不願意被他們承認。」蕭芹欣賞地點點頭:「我佩服你這樣的人。我知道,你雖不在陰陽寮的正統中,但真正的本事要遠超他們。日本與大明一戰,事關日本生死,我封你為國師,統率陰陽寮,將所有手段都給我使出來,如何?」安倍風華輕輕搖頭:「陰陽師早已淪為了算命祈福的,陰陽寮里也不過是一群算命先生罷了。真正的陰陽之術,早已失傳。從我出生起,就已經看不到什麼鬼神了,靠陰陽師打仗,主上只怕是打錯算盤了。」蕭芹看了安培風華許久,最終點了點頭:「你仍然是國師,能為我做什麼,就為我做什麼,我不強求。」安培風華微微點頭,轉身飄然離去,蕭芹久久地看着他的背影,目光中精光閃爍,臉上露出一絲微笑。生硬轉場專用點……入世觀里,老道看着老拐,神情蕭瑟,久久不語。老拐很久沒見他這樣了,也不知該說些什麼。「老拐,蕭風知道那信是我寫的了。」老拐吃了一驚:「這……怎麼會呢?以你的身手,應該沒人能發現什麼吧?」老道苦笑道:「徐璠讓他測字,被他測出來了,這是沒辦法的事兒。人的謀劃再強,勝不過天啊。」老拐愁眉苦臉地說:「你也是,當初你勸我把過去都忘了,就當沒去過梅龍鎮,你自己卻總是念念不忘。自從你告訴我你是夏言的弟弟後,我就知道早晚得有這麼一天。你救了小冬也就算了,還總惦記着報仇。」老道嘆息道:「我並不後悔。這封信雖然讓我面臨巨大的危險,但也收拾了不少嚴黨官員。尤其是陸炳,我也在他和皇帝的心裏埋了根刺,這根刺沒準什麼時候,就能要了他的命。我唯一擔心的,就是萬一陸炳哪天查出真相,會連累了小冬。所以,我可能會離開,到時候這些孩子就託付給你了。」老拐想了想:「蕭大人智計百出,他沒幫你想什麼辦法嗎?」老道把蕭風教給他的說辭說了一遍,老拐連連點頭:「這個說法很合理啊!」老道苦笑道:「合理歸合理,但陸炳信不信就是另外一說了。我自問不怕嚴刑拷打,但也不願意受那種活罪。」老拐寬慰他道:「我覺得陸炳會信的,他就是心中有疑問,也未必會繼續追查下去。一方面有蕭大人的面子在呢,另一方面,真查個水落石出,對他自己也未必就有好處。有些事,清楚不了糊塗了。」老道想了想:「想不到你今天比我想得還明白些,得到我的說法後,陸炳確實沒理由繼續追查。信出自嚴世藩,但又不是嚴世藩散播的,這對陸炳來說是最好的結果。他既不需要殺嚴紹庭,也不用提心弔膽了。剩下的事兒,無非就是給我這個想要報復嚴世藩的惹禍精如何定罪的問題,那貧道倒是不懼的。」老拐笑道:「這就叫旁觀者清,行了,你獃著吧,那幫小傢伙要下晚課了,我這包子還沒出鍋呢。」老拐話音未落,老道猛然站起身來,推開屋門。一眼看見一個人從前院走進來。定睛一看,居然是陸繹!老道做賊心虛,雖然知道這裏離陸繹的位置其實很遠,別說是陸繹,就是陸炳也絕不可能聽到什麼,但還是嚇了一跳。「陸千戶,這麼晚了來入世觀,可是有什麼事兒嗎?後院乃是清修之所,陸千戶雖是錦衣衞,也不該說進就進啊。」最近老道對陸繹都不是很客氣,陸繹也習慣了,他知道老道是煩他天天纏着小冬不放,畢竟老道把小冬看成女兒一樣。陸繹很理解這種心情,老趙告訴過陸繹,當年他追老婆的時候,他岳父還放狗咬過他呢,只要死皮賴臉,沒事兒!其實陸繹只是自以為了解老道的心理,實際上差得十萬八千里。老道真正反對他和小冬的原因,是因為他是陸炳的兒子!陸繹陪笑道:「二觀主,我是給小冬送點心的。今天醉仙樓推出新款點心,我去買了點。」老道板著臉道:「我們觀里有宵夜,你這樣單給小冬送點心,會引得其他孩子不高興的,算了吧。」「誰敢不高興?我揍扁了他!」小冬從後院門裡走出來,嫌棄地看了陸繹一眼,伸手接過點心盒子,跑到老道身邊。「院長,你吃一塊,這個看起來很好吃!」陸繹微笑着,顯然很開心。小冬雖然板著臉,但老道能看出來,她其實也很開心。老道一點都不開心。他只告訴過小冬關於她的身世,也告訴過她夏言是被嚴黨所害,但他沒告訴過她這裏還有其他人的事兒。畢竟小冬太小,他也不知道何時才有機會報仇,讓太多的仇恨裝滿一個孩子的內心,不是什麼好主意。何況小冬恨嚴家,即使被人察覺,也不會引人懷疑,畢竟只要是個正常人,恨嚴家都很正常。但如果小冬恨陸炳,萬一被人察覺,那就很危險了。畢竟恨陸炳的人可不多,很容易被人想到她的身份。可沒想到這一念之間,卻留下了這麼大的漏洞。小冬還小,可她長得大,而且心智早熟,和陸繹顯然已經不是友情那麼簡單了。老道板起臉來,準備想出一個合適的理由來棒打鴛鴦,但面對小冬送到嘴邊的點心,可討好的笑容,終於還是敗下陣來。老道吃了一口,嘟囔一句:「不好吃!」賭氣轉身回屋了。小冬抿嘴一笑,轉頭瞪了陸繹一眼。蕭瑟的秋風,吹在陸繹的身上,瞬間都變得溫暖了許多。但皇宮裡的偏殿里,從打開的門窗吹進來的秋風吹在裕王的身上,卻涼得刺骨,猶如凜冬的寒風一般。他獃獃地看着母親在掩面偷笑,獃獃地看着盧靖妃哭天抹淚,獃獃地看着父皇的神情從糾結到釋然。最後,他的目光轉到梗着脖子跪在地上的景王身上,獃獃的聽着景王的話在自己耳邊迴響。「父皇,母妃,我不想當太子,我想娶巧巧。」盧靖妃連拖帶拽地想把他拉起來,但力氣不夠,他已經不是那個假裝的男子漢了,他真的長大了。「你給我起來!你發的什麼瘋!你是皇子,是王爺,一切要聽萬歲的!什麼時候輪到你做主了!」「爹,娘,我不想當太子,我也可以不當王爺,我想娶巧巧!」盧靖妃氣得邊哭邊罵:「你是瘋了嗎?你是哪個農戶跑出來的泥腿子嗎?要叫父皇,叫母妃!」「爹,娘,我不是以王爺的身份請求,也不是以皇子的身份請求。我和姐姐一樣,以兒子的身份請求。我不想當太子,我也可以不當王爺,我想娶巧巧!」看盧靖妃掩面哭得渾身發抖,康妃掩面笑得渾身發抖,嘉靖一瞬之間,忽然感覺又好氣又好笑。「圳兒說得對,今日這屋子裡,沒有外人,只有咱們一家人。有什麼話,說開了也好。靖妃,你別哭了。天下萬事,自有天定,圳兒心性率直,城府不夠,真當了太子,對他未必是好事。有些話,往日我不想說,因為還有些猶豫。圳兒畢竟是嚴嵩父子扶持過的,他若當太子,也難服眾。當個逍遙王爺,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生活,未嘗不是他的福分。人得知足。」最後的這句話,嘉靖的語氣比較重,盧靖妃聽出了話外之音,終於漸漸地止住了哭聲,一臉哀怨地看着自己的孽障兒子。好不容易止住笑的康妃,趕緊上前安慰盧靖妃。說來也奇怪,一切塵埃落定後,兩個女人反而像丟棄了一層隔閡一樣。盧靖妃一把抱住康妃哭了起來,一邊哭一邊往她身上摸眼淚鼻涕。康妃作為既得利益者,必須大度,只能挺身承受。嘉靖看向裕王,看着他獃獃的樣子,輕輕哼了一聲,裕王這才回過神來,看着嘉靖,張了幾次嘴,卻一個字也沒說出口。「載坖,你既然不開口,也是做了選擇。選擇了,就要接受結果。世間沒有雙全之事,即使是皇帝也不行,明白嗎?」嘉靖的口氣雖然淡,但卻帶着不可辯駁的威嚴,裕王心裏一顫,知道父親這是在警告他。你選擇了皇位,就已經放棄了巧巧。以後你會當上皇帝,但巧巧永遠都不是你的了,你也不能妄想再奪回來。裕王獃獃地站立着,腦子裡閃過自己與巧巧相逢的場景片段,恍如昨日。巧巧怒視着他,一對髮髻衝天而起,小臉漲得通紅:「你才是騙子!老爺不是騙子!」他被蕭風的烈酒嗆得連連咳嗽,狼狽不堪,巧巧看着他笑得前仰後合,端着的菜都要掉了。他被蕭風一巴掌拍進了豬頭肉里,抬起頭來時,透過眼前的豬油看見巧巧驚訝得瞪大了眼睛。他借給蕭風廚子,幫蕭風設圈套贏下食神大賽,神氣活現地向巧巧炫耀,巧巧開心地分給他一個包子。蕭風第一次去世,他跑到蕭府去看望巧巧,巧巧獃獃的看着他,手裡拿着包子不停地吃。他搶都搶不下來,只能陪着她一起吃,希望能自己多吃點,她就能少吃點。白蓮教行刺之夜,蕭風把他藏在蕭府,在那個滿是女人的大屋子裡,巧巧提着棍子,豪氣衝天的告訴他。「你不用怕,我會功夫,真有人要進來殺你,我打死他!」他和景王一起去蕭府提親,蕭風說:「誰想娶巧巧,就得公開宣布放棄當太子。」他被高拱拖着一路往外走,他回過頭來喊:「巧巧,你等着,我會跟母妃好好商量的,我一定會回來的!」巧巧的眼睛當時是在看着自己的吧,他已經回憶不起來了,巧巧的眼神和笑容,在自己面前,就像慢慢被拉遠了一樣。越來越遠,越來越模糊,自己在慢慢變高,周圍的一切都在變矮,變遠,遠得再也看不見音容笑貌,只能看見一個個臉的輪廓。這就是皇帝的感覺嗎?這就是孤家寡人的感覺嗎?裕王眨眨眼睛,才發現讓一切變模糊的,是自己的淚水。他最後看了景王一眼,眼前的一切恢復了正常,也不能算是正常,眼前的一切其實都變得不同了,再也不能和以前一樣了。裕王深深地彎下腰:「兒臣明白了。兒臣一定不負父皇所望,以大局為重。」嘉靖長長地鬆了一口氣,就像放下了心頭的一塊大石頭。在這一刻,他和兩個兒子一樣,都做出了最後的選擇。作為一個父親,他更喜歡景王;作為一個皇帝,他知道裕王更合適當太子。這些年來,他一直在父親和皇帝的角色中來回搖擺。今天,他也做出了選擇,或者說,蕭風幫他做出了選擇,讓他明白,景王並不適合當一個皇帝。不管你有多喜歡一個人,作為皇帝,你都不能把大明國運,天下蒼生放在個人情感之下。朕做到了,在師弟的輔佐下,朕這幾年做的每一件事,每一次選擇,都讓大明國運昌隆,朕做到了!但此時的嘉靖還不知道,相比起將來他要做出的其他選擇,眼下的這一次,並不算多艱難。

更多內容加載中...請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機瀏覽器訪問,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節內容加載失敗,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暢讀模式、小說模式,以及關閉廣告屏蔽功能,或複製網址到其他瀏覽器閱讀!

小說推薦:【品讀小說網】《權力巔峰》《斗羅,我靠面板成就神明》【開讀網】《重回1982小漁村

繁體小說網【ftxs.net】第一時間更新《大明測字天師》最新章節。若瀏覽器顯示沒有新章節了,請嘗試點擊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單,退出閱讀模式即可,謝謝!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
設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