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小說網
  1. 繁體小說網
  2. 其他小說
  3. 愛,在轉身之後
  4. 第128章 愛情與友情
設定

第128章 愛情與友情


天才一秒記住【繁體小說網】地址:ftxs.net

陳萬道服刑期間,師傅鄭大力每半年都要坐車二百多公里去看他一次。

從他出事的時候起,師傅就從沒有問過他有關故意傷害的這件事是如何發生的。只問他缺什麼,需要什麼?到監獄裏去看他的時候也是一樣的,從不問他改造的怎麼樣,也不說要好好改造之類的話。他知道師傅對他一直是信任的,這種信任讓他心裏有一種特別的溫暖。

無牽無掛的陳萬道,在不知不覺間度過了幾年洗心革面的日子。當管教向他宣布刑期已滿,他可以走出去開始新的生活的時候,他卻有點懵了,因為他不記得自己出獄的日期。他怕數日子,他覺得越數日子會越難捱。但這一天終於來臨的時候,他覺得自己只是做了一個惡夢,現在是夢醒的時刻了。

走出監獄的大門,他就看見師傅鄭大力敦厚結實的身影站在不遠處的烈日之下。那一瞬間,陳萬道淚流滿面。

自從父母離婚,他們忍心地離開自己,他和爺爺生活在一起後,就不知道流淚了。小小的年紀,他就懂事了,他不願意讓爺爺看到自己流淚。

在爺爺去世的時候,他才又流出了眼淚,那是真正傷心欲絕的淚,他覺得從此世上再無親人。直到碰到師傅鄭大力,他才又重新感覺到師傅就是自己現在唯一的親人。

「走,我們回家。」師傅看到他出來的第一句話,讓他瞬間再一次淚崩。

原來的家已回不去了,已被法院依法拍賣作為賠償款支付給了附帶民事訴訟一方的當事人黃毛。原來的工廠也回不去了,因為違法犯罪他已被工廠開除了。

師傅帶他回的家是一處租來的空置的倉庫,倉庫已被分割成了兩個空間,一間較小的空間成了居室,置辦了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具,一間較大的空間安裝了兩台已被清洗擦拭過變得的鋥亮的舊機床。

鄭大力告訴他:「這個倉庫是我從一個朋友那裡租來的,我已經交了一年的房租。這兩台機床原來是廠里報廢的,是當廢品的價格買來的,已經修好了,再用個三五年是沒有問題的。這是一萬塊錢,你先拿了做啟動資金。其他的方面,你不用擔心,只管找活來干,只管認真地干,賺了算你的,虧了算我的,算我投資失敗。」

鄭大力笑着說:「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我不會看錯人的。師傅相信你,我知道你這幾年沒有白白浪費光陰,在特殊的工廠里技術還有了精進。現在是一個創業的時代,你要是還認我這個師傅,還是我看中的徒弟,就一定要靠自己的能力和技術特長來為自己爭取一個未來。」

看着師傅已經有些花白了的頭髮,望着眼前師傅為自己所做的一切,陳萬道雙腿「撲通」一聲跪了下來:「今生今世,我都不會再辜負師傅的希望,不會再給師傅丟臉。」

陳萬道的確沒有給師傅鄭大力丟臉,他的五金配件加工作坊開張之後,不僅能承攬大大小小各種加工難度較大的產品,產品質量的市場認可度也迅速提升。他依靠着過硬的技術水平,很快便打開了屬於自己的市場空間。陳萬道終於有了自己立足於社會的事業,生活又有了新的期盼,內心充滿了對師傅鄭大力的感激。

師傅鄭大力看着這一切,內心非常地安慰,因為妻子在一起生產事故中受傷而喪失了生育能力,自己沒有孩子,在他的眼裡陳萬道就是自己的孩子。看着陳萬道忙碌的身影,他想起了另一個遠在千里之外的孩子,那個孩子也是始終讓他牽腸掛肚放心不下的。

「你該有個自己的家了。」師傅鄭大力望着陳萬道半年多前買的屋子裡冷冷清清,那些凌亂的衣服和傢具隨意地堆放着,心裏又有了新的主意。

半個月後,一個漂亮的姑娘跟在鄭大力的身後,來到了陳萬道的廠子里。

鄭大力微笑着說道:「她是我的乾女兒吉麗娜,這是我的關門弟子陳萬道,你們認識一下。麗娜是在建設兵團長大的,沒來過南方,萬道你抽時間陪她四處走走,不要整天只想着賺錢啊。這幾天我休年假,可以幫你照看照看廠子,你就不要操心廠里的事了,麗娜要是覺的南方的生活能習慣能適應,就留下來,我來幫你找工作。」

師傅鄭大力又把陳萬道單獨叫到一邊叮囑道:「麗娜可是個難得的好姑娘,你要好好地把握機會,多陪她玩幾個地方,要盡量讓她玩得開心一點。」

那十幾天,陳萬道覺的自己是幸運的,吉麗娜的確是個溫柔美麗的姑娘。他忘掉了過去經歷的一切不快,甚至忘掉了自己還有一個廠子的存在。沒想到的是,他還從吉麗娜的口中,了解到師傅鄭大力從來沒有向別人提起過的一段愛情故事。

吉麗娜的父親吉宏和鄭大力都是內地支疆的知青,倆人同在一個連隊。有一天,當他們發現彼此竟然還是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時候,都同樣是一臉的驚訝,慢慢地他們還發現自己和對方性格也是一樣的善良和豪爽。後來,吉宏被提升為連長,鄭大力也同時被提升為副連長,倆人更是自然而然地成了莫逆之交。

吉麗娜的母親巴哈爾古麗是當地牧民的女兒。

有一天,吉宏和鄭大力去團部開會回來,因為口渴路過巴哈爾古麗家氈房的時候,便一齊想着要上門討碗奶茶喝。走進氈房後,倆人看到巴哈爾古麗的那一刻都愣住了。眼前這個維吾爾族姑娘的美貌讓他們不約而同地感到了一種窒息,兩個漢子就那樣傻傻地站在那裡,忘記了自己的口渴,忘記了外面的世界,忘記了身邊的一切。

直到巴哈爾古麗的父親回到氈房裡,黑着臉盯着這兩個漢族小夥子,他們才非常不舍地悻悻地離開了。

後來,他們三個人成了好朋友,有事沒事只要有時間,吉宏和鄭大力都會找機會去巴哈爾古麗家的氈房。吉宏發現巴哈爾古麗美麗的眼睛裏總是有一種憂傷,他不便問也不敢問,怕從此失去了這份隨時隨地可能消失的友情。

秋天不知不覺間來了,望着遠遠近近漸漸多起來的牲畜奔跑而起的急促的蹄聲,吉宏的內心變得越來越焦躁。

牧民轉場的季節到了,這是一場浩浩蕩蕩的遷徙,牧民們攜家帶口牽着載滿氈房和用具的駝隊,趕着成群成片成隊的牛羊馬等牲畜進行季節性的轉場。有的要往返數百里,有的甚至要往返上千里。

吉宏和鄭大力自從來到北疆,他們每年都會感受這樣震撼的場面。幾十萬頭牛羊馬駱駝形成的浩浩蕩蕩的遷徙大軍,或奔走在谷底,或行走在山丘,所過之處,塵土飛揚、煙塵滾滾。處處可見連綿不斷的遷徙大軍,這是人類和他們相傍相生的動物們與大自然互動的天地奇觀,也是當地特有的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往年的這個時候,吉宏是懷着一種看景緻的心情看着那些忙碌的牧民和奔跑的牲畜的,現在他卻完全沒有了那種心境。

夜晚,躺在知青集體宿舍簡陋的木架床上,他一次又一次地被那奔跑的蹄聲驚醒過來。他竭盡心力側耳傾聽着,彷彿要辨別出什麼來。

終於,他似乎聽到了一種呼喚,他不再猶豫了,翻身坐起來後,略一思索,便迅速套起棉衣邊走邊紮好武裝帶,一路小跑着奔向馬廄,牽出了那匹與他已經相伴了三年多的黑馬,操起放在馬槽邊上的那根拌料用的圓木棍衝進了夜色之中。

星空之下,巴哈爾古麗家的那座氈房已消失不見了,只留下了一片被牲畜踐踏過的草地,吉宏看了看牲畜留下的蹄印,想起巴哈爾古麗說過的一個地名,便一路向南策馬狂奔而去。

天亮的時候,吉宏終於追上了巴哈爾古麗家的那支混合的遷徙隊伍。巴哈爾古麗驚訝地瞪大了眼睛,巴哈爾古麗的父親滿臉怒氣地望着眼前橫馬提棍立在路旁的這個漢族年輕人,他的身旁多了一個個頭不大,眼睛細小,高顴骨,塌鼻樑的小夥子,顯而易見他不是本地人。小夥子轉頭看向吉宏的眼光中,充滿了一種難以置信的詫異和狐疑。

巴哈爾古麗的父親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怒氣,走近吉宏開始質問道:「年輕人,你想要幹什麼?」

吉宏勒了一下馬的韁繩,黑馬在原地轉了一圈後,終於立定住了。那一刻,吉宏拿定了主意:「巴哈爾古麗不能走,她已經懷了我的孩子!」

吉宏的話像是一聲霹靂,震的在場的人全部都呆住了。那個小夥子失望地看了看巴哈爾古麗,掉轉馬頭悻悻地離開了。父親望着巴哈爾古麗低下的頭也愣住了,站在巴哈爾古麗身邊的母親慈愛地望着她說:「你要是願意,就跟他走吧。」

巴哈爾古麗感激地看了看母親和父親,一步一步地走向了吉宏,跨上了他的那匹黑馬。吉宏用力地一抖韁繩,黑馬疾奔而去。直到遠遠地離開了遷徙的大隊人馬,巴哈爾古麗抱着吉宏的腰嗔怪道:「你為什麼要編這樣荒誕的故事?」

吉宏得意地說:「來不及了,我怕會永遠失去你。能想到的辦法只有這一個,你不會怪我吧。」巴哈爾古麗依偎着吉宏說道:「我已經沒有其他的選擇了,你說吧,現在怎麼辦?」吉宏興奮地說:「我們現在就去團部申請結婚。」

當吉宏和巴哈爾古麗一起回到連部的時候,鄭大力才知道吉宏在這場競爭中勝出了,他從心底里佩服吉宏的勇氣,也衷心地祝福吉宏和巴哈爾古麗終成眷屬。

世事變遷,隨着知青返城潮的到來,鄭大力選擇回到了伴隨自己生長的城市,開始了新的生活。吉宏選擇了巴哈爾古麗,也選擇了那片熱土地。

離開兵團的時候,鄭大力望着小小的吉麗娜對吉宏說:「不要忘了,麗娜還有我這個乾爸,以後如果有什麼需要,你就讓她來找我。」

(下期預告:第129章遙遠的愛情)

《愛,在轉身之後》轉載請註明來源:繁體小說網ftxs.net

相關小說推薦


回到頂部
設定